還記得,Adidas曾經有一部令人振奮的廣告在台灣播過嗎?


"嗨,我是Gilbert Arenas, 這是我的故事
當我加入NBA的時候,我籃球生涯中的前40場比賽是在板凳上度過的
他們說我會打0分鐘,我只是覺得他們沒有注意到我所擁有的天份
他們認為我什麼都不是
我並沒有待在原地,為自己感到可憐,我反而天天練習
要是沒有人認為你可以,你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好的
這已經跟籃球沒有關係了,我只想證明他們的想法是錯的
我之所以會穿零號球衣是因為它提醒我我必須每天努力奮鬥"


.
.
.
如今他已經不再是那些年呼風喚雨的「0號探員」,一名曾經在華盛頓身披0號戰袍,在6個多賽季裡3次入選全明星的球員,現在只是沒球可打的自由球員而已。

Arenas曾經告訴媒體說:
「沒有人是因為我將球衣扔掉或是場均得到29分而認識我,他們唯一了解的就是我曾經拿槍指著自己的隊友。所以,我不想成為焦點。

每次當大家問"你不是那個NBA球員嗎?、你不是0號探員嗎?"

我只能回答"不,我不是、不是,那不是我。"我不想再回想起這些事。」

對於那些不堪回首的回憶,Arenas說在更衣室裡面所發生的誤解仍然讓他覺得很苦惱:
「實際上沒人看到我手裡拿了槍...我也沒有拿槍指著任何人,這就是實情。」

至今Arenas還是拒絕對這事情解釋事發過情。
(以下是美國今日日報的報導內容)



當時Javale McGee打牌贏了Javaris Crittenton 1100美元。Earl Boykins在之前借給McGee200美元。McGee在贏了錢之後並沒有立刻把錢還給Boykins,然後他們之間就起了衝突。Arenas說他壓根就沒有加入他們的賭博活動。

Arenas回憶說當時Crittenton朝著McGee碎碎念:
「把錢還給他,你都已經贏了我這麼多錢。」
(Crittenton的智商一定不高.. 竟然連McGee都輸了..囧)
 
Arenas說:
「所以,我站出來對他說"你為什麼這麼跟你的隊友說話?我們是一家人。",接著Crittenton念念有詞的向我走來,嗆著說"就因為你有錢,就該如何如何嗎?",然後,我們就開始沒完沒了爭執起來。我沒有欠他任何東西,一切只不過因為他輸了1000美元罷了。」

被問到為什麼這事最後升級為拔槍相向時,他停頓了一下並嘆了口氣回答:
「有人說他們要拿槍殺了我。由於我是那些說"我想看這事發生,我想看你真正拿槍打我"中的一個,這就是這件事的來由。 」他拒絕說出那個所謂的「有人」的名字。 「我拿出四把槍然後說"選一把吧,當你你想對我開槍的時候記得讓我知道,我好準備挨子彈。"這就是事情的來龍去脈。 」

根據華盛頓高級法庭2010年1月15號的文件記錄:
幾個證人證實,在2009年12月20號從華盛頓飛往太陽城的飛機上,Arenas與Crittenton發生衝突,Arenas威脅說要用槍射Crittenton的臉部,並將自己的槍的保險關了,然後Crittenton就威脅說要對著Arenas的膝蓋開槍。

文件記錄的詳細信息還指出有證人看到Arenas在Crittenton的衣櫃前拿出了槍,Crittenton隨後也拿出了自己的槍。

----------------

憶往昔歲月

Arenas在巫師歲月的結束可能起源於在2010年4月Abe Pollin家族將巫師隊賣給了Ted Leonsis後,這支曾經在東區有所作為的列強也四分五裂了。
(PS:老闆Pollin去世後,子女隨後轉賣)

當時Caron Butler,DeShawn Stevenson和Brendan Haywood隨後被交易到了達拉斯小牛,Antawn Jamison被送到了克利夫蘭騎士,Arenas在10-11賽季為巫師征戰了21場比賽後被交易到了魔術。在這個賽季交易截止前,McGee被送往丹佛金塊,之後只有Blatche還留在巫師幾季,最後還是離開了華盛頓。



Arenas說:
「我不生氣,因為這就是生意,現在輪到我了,Abe Pollin是我的老闆。我記得我站在他的紀念儀式前,然後Brendan看著我說"你不再受保護了"。我們相視一笑,一個月後就發生了更衣室持槍事件。」

無論是McGee、 Blatche還是前隊友Nick Young都不能對此做任何評論。
Arenas與隊友之間還有其它的糾葛。Blatche曾指責他將自己的西裝剪壞,為了報復就將他的衣服扔掉浴缸裡。Arenas否認剪壞了他的西裝,並堅持說當時自己不在場館裡,是其他隊友做的。

但是Arenas擅長這類惡作劇。他特殊「處理」了下Blatche的球鞋作為報復。



Arenas說:
「那裡面是狗屎,真正的狗屎...我將他的鞋子拿出來,將狗屎放進去,然後把鞋子放回原處,並撒了些嬰兒爽身粉以掩蓋氣味 。但我們現在依然是好哥們,我們經常聊天。每個人都對自己現在的情況感到開心,有趣的是當Blatche和Nick Young這兩傢伙被交易後,他們打電話給我說"我們離開了,會混得更好的。只剩Blatche一個人留守了。"我們為此跟他開了個玩笑。」

在那個賽季前,Arenas被巫師大赦後被裁掉。魔術仍然要支付給他6000多萬美元的薪水,但是球隊薪水不會超過薪資上限了。
(大赦條款就是可以與一名球員剔除球員名單後,且薪水不納入薪資空間裡,不過薪水之後還是要全額付到完。)

隨後Arenas在一次陰陽差錯下來到的曼菲斯。
灰熊總教練Lionel Hollins廢話不多、以防守為重的執教方式很適合Arenas。但是Arenas必須努力得到總教練、隊友、總經理Chris Wallace和老闆Michael Heisley的認可。

在表揚Arenas的關鍵時刻的能力時,Hollins這樣說:
「他知道誰能投籃,誰不能投籃,了解那些年輕球員所不知道的事情。並且,他帶來了三分投籃。」

灰熊總經理Chris Wallace說他開始拒絕簽Arenas:
「他受過傷,在魔術表現的並不好。他還保留著在巫師的作風。然後,當你你開始重新審視這些問題,在與他有過幾次交談後,我們對他很感興趣。我得說他真是一個籃球狂,他很想在NBA繼續打球...他不是為了錢。」

在星期三與太陽的比賽結束後,Arenas已經在灰熊打了10場比賽。作為Mike Conley的替補,他在場均14.7分鐘的時間裡得到5.4分。

Conley在談到Arenas時說:
「當他控球的時候,每個人都覺得很舒服。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我只知道媒體告訴我的以及所有他所經歷的事情。既然我們是隊友,彼此間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不認為這樣的事情會再發生。這很奇怪。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隊友。」

在灰熊,不會再有惡作劇出現。Arenas也不會像戲耍Blatche一樣將球衣的名字改為「bitch」。他也不會跟以前一樣將狗屎放在隊友的鞋子裡面。

在曼菲斯的日子讓他想起了2001年在金州勇士的愉快時光。那時,他還只是個菜鳥,在第二輪才被球隊選中。那時還沒有0號探員,也沒有Twitter和其它的社交網絡。


GilZero? Check. Unreleased PlayStation Trainer Huarche? Check. Back in the L? Yes…


在贏下熱火與小牛的比賽中,Arenas分別得到了12分和14分。隨後在星期一對陣快艇和星期三對陣太陽的比賽中,他分別只得到了2分和0分,他不再是05-06賽季那樣有11次得到40+的高分,

他也不再是巫師那個無所不能,能拿1.11億大合約的球員。

Arenas說:
「我不想再重塑我的形象了。他以前是什麼樣的?如果你仔細想想,我以前只不過是個古怪的球員罷了。我曾經塑造的形象就是我所兜售的形象。我兜售的產品叫做0號探員。
你在球場上看到的球員並不是他們真實的自己。那是他們正展示給你看的一面。所有的Twitter不過是為了植入廣告。"我們今天表現不錯。偉大的勝利...唉,我們今天輸了,下週贏回來。"
沒有人試圖展示自己真實的一面,因為這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如果你在Twitter上面說"教練今天沒有重用我"。那是真的我,但是那會給我帶來很大的麻煩。所以,任何人都不會在Twitter上展現真實的自己。 」

重塑自己,也意味著他得從他母親的去世的悲痛中恢復過來。他的母親,Mary Francis Robinson,在他三歲的時候拋棄了他。她在Arenas被告上法院前就去世了。雖然Arenas僅僅見過她一面,但是仍然為她支付了喪葬費用。

Arenas說:
「所有事情幾乎同時發生,實在是太多了。正如我開的許多玩笑一樣,我一下子經歷了這麼多,但我並不會屈服。..我想掙脫這一切。在禁賽期間,我對Stern說"別擔心,我會回來繼續和你鬥爭的。",Stern維護了NBA的形象,你不可能為了一個人而毀了整個聯盟的形象,他必須對我禁賽。」

曼菲斯,一個以藍調著稱的地方,Arenas很高興來這。他也很高興與灰熊這樣一支沒有圍繞一個人而建隊的藍領球隊並肩作戰。他很高興回到NBA賽場,繼續戰鬥。

「這裡是NBA,忘了所有發生的事情吧!你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工作。」
.
.
.
殊不知,這句話卻是Arenas在NBA職業生涯中最後一句話,隔年灰熊並沒有繼續簽下Arenas,走投無路的Arenas只能追隨Tracy McGrady這位曾經是Adidas頭號球星的同事來到了CBA。
但是Arenas還沒證明自己是否可以適應CBA前,竟然在CBA的處女秀中才上場打了6分鐘就傷到了鼠蹊部免掛站牌,從此在板凳席上一坐就是3個多星期。

這期間上海短暫召回老將Ryan Kelly,花掉了一個換援名額,而去年12月中旬Arenas宣布復出上海隊又為他花掉了例行賽剩餘的最後一次換援機會。可惜Arenas只打了三場球這次又換膝蓋受
傷不得不返美接受治療,這一離開又是近兩週時間。儘管二度復出狀態驚人,上海隊挖下的「大坑」卻再也難以填上了。

上海總教練Panaggio也因此下課「謝罪」,離開中國前這位老教練承認他後悔選擇了Arenas,但也忍不住強調不應該一味地怪罪這位昔日的NBA全明星後衛:
「如果他是健康的,他估計是最好的CBA外援。」

其實Arenas剛剛傷停那段時間,有人質疑他誠信度的流言,因為僅從受傷當時那一刻的身體碰撞來看,應該不至於會傷到近半個賽季打不了球的地步,所以不少人懷疑大將軍與上海簽約前故意隱瞞了舊傷。

事實上Arenas膝蓋耗損嚴重的事情在NBA早就不是秘密,上海隊與之簽約時還特意請來NBA球隊隊醫幫忙鑑定他的身體狀況,得出的結論是儘管舊傷在身打CBA沒問題的。但是無論是他的隊友、教練,還是媒體,全部都對Arenas敬業態度讚不絕口。


根據陸媒的報導,Arenas和別的大牌不同,Arenas來上海後從來沒有要求俱樂部給他提供別墅、專車、專人翻譯等特殊待遇。剛來時也只是請另一個外援替他打理,帶著他熟悉這座城市,很多時候記者們都能看到他倆拿著一張寫著目的地地址的小紙條,站在體育館外自己打的出行。如今在上海待久了,Arenas自己出錢請了一位私人司機,去哪也不用俱樂部派人跟著照顧,連隊裡的翻譯都很少麻煩到,全部自己搞定。

好管理是Arenas當初打動上海隊的一個優點,另一點則是他渴望打球的態度。章明基說:
「最早是他自己找上門來的,姚明本來不是很想要他,但他真的特別想打球,訓練狀態和態度都很好。」

即使在受傷的期間Arenas也沒有缺席隊裡的訓練課,積極到場參與一些恢復性訓練,後來回美國打針治病的旅費和醫藥費也全都是他自掏腰包。那時曾有球迷擔心Arenas一去不復返,畢竟上海隊早已是常敗軍,但零號探員不僅如期返回,隨後還繼續每場全力以赴,一切只為了他最愛的籃球而奮戰。

隨後姚明對美媒說:
「Gilbert是個非常好的人,你們知道有一種人是"工作狂",而他可能就是個'籃球工作狂",他無比熱愛籃球,腦海裡只有訓練和比賽。遺憾的是因為傷病,他打的比賽不多,但卻顯現出了全明星水準,雖然他是前全明星,但競技水平仍然很高。」


雖然沒有得到理想的戰績,Arenas仍然感謝很球迷對他的支持。他挑了上海主場與東莞新世紀隊比賽作為「大將軍之夜」,自掏腰包花了10萬多元人民幣(約台幣45萬)買了888張球票作為禮物送給球迷,以回報球迷一個賽季的支持。那場比賽Arenas拿到15分14個籃板,雖然上海隊輸球了,不過當晚的比賽氛圍卻是這個賽季以來最熱烈的一場,很多拿到贈票的球迷散場後仍久久不捨得離去,全場高喊Arenas的名字,彷彿就像回到當初有明星待遇的時候。

實際上上海隊把寶押在Arenas身上,成績不理想卻符合了他們和青島雄鷹簽T-Mac一樣的目的:市場開發以及球隊文化宣傳。

賽季開始後,球市實際情況跟Arenas的狀態有著直接關係,傷停那段時間,上海主場上座率一度非常慘淡,除了像T-Mac到訪這樣的特殊場次外(到哪都像主場),大部分比賽到場觀眾人數都不多。而令上海球市重新振作起來的場次出現在1月15日,由於前一輪Arenas以獨得37分擊敗強敵新疆隊這樣的方式宣告復出,那一晚大鯊魚與山西男籃的比賽一下變得一票難求起來,場外賣票的「黃牛」全都改口要「收票」,Arenas也不負眾望再次拿到28分13個籃板贏了山西男籃。此後有了Arenas的主場比賽便再也沒有像賽季初那般冷清了。

Arenas離開中國前說:
「我只想打球,我希望能給這裡的球迷獻上精彩的比賽,明年例行賽的時候我一定還會來的。」

而現在這位零號探員重新等待命令,等待上帝再度派新的任務給他,擊敗場上的任何對手。



----------------------

PS:
1.Arenas被指控在2009年12月21日的時候,在更衣室內與隊友發生衝突並用槍威脅隊友。最後他被判進行30天的社區改造。
此外他還被判做400小時的社區服務外加5000美元的罰款。同時也被David Stern禁賽50場並扣除這些比賽應得薪水。

2.Crittenton日後在2011年八月被捕,並被指控在亞特蘭大,從自己的SUV裡開槍殺死了一位已是4個孩子母親的23歲的年輕媽媽。
根據當時警察的描述,當時那名女士與2位男士走在一起,其中一位男士據稱搶了Crittenton價值55000美元的珠寶,不過最後還是無罪釋放..但沒多久他又在亞特蘭大開著保時捷超速被攔,

這麼不甘寂寞嗎\(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dy 的頭像
Judy

noting is impossible

J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ports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且向運動邦投稿分享此文章
    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已將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的《邦民投稿》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writing
    希望能有更多熱愛運動的網友們閱讀到您的好文章
    謝謝~ 也期待您日後的再次分享~

    痞客邦運動邦
  • egglab6987
  •  到底是大將軍轉性了?還是以前的張狂全是假象?
  • 應該是經過低潮才發現不能再這樣下去了XDD

    畢竟他以前是出了名的愛放話讓很多教練對他避而遠之,所以他後期就比較認分希望能重新開始,可惜打CBA的可能性比較高了,因為只有在CBA他和T-Mac才能重新受到明星待遇...

    Judy 於 2013/04/13 17: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