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最後的旅程

199689日,就在他教訓了Nolan的幾個小時之後,Derek加入了船上的一個Pa​​rty。船將在明天早上靠岸,所以這也是所有客人們和Derek以及子彈隊的三分球射手Tim Legler聚會的最後機會了。

DerekLegler幾乎整晚都坐在人們中間,閒聊講故事,他們認為這的確是一次很值得紀念的旅行。 Legler起身和他的家人坐在一起,這是他聽到了有人在喊:「Derek,你怎麼了?」

Legler回頭看見Derek的雙肩都在向他的胸口蜷縮。 「他的頭和脖子都在向後仰,」Legler說,「人們都在對他說"好了,停下來吧,Derek"他可能覺得Derek是在耍寶。」

但是,很顯然,Derek是真的很難受,有人驚叫,「他好像窒息了!!」Legler和子彈隊的市場部專員Rick Moreland迅速檢查了他的嘴,但是裡面並沒有什麼東西阻礙呼吸。醫生趕到了並開始了心肺復甦法。幾分鐘以後,人們聽到Monica站在門外,瘋狂地呼喊著Derek的名字。她試圖擠進來,但是他們正在使用心臟震顫器,所以將她攔住了。 Legler回憶起來Derek曾經是多麼的健康,多麼的陽光。但是25分鐘之後,一切都結束了,Derek離我們遠去了,享年34歲。

「我還記的當時的感受,」Legler說。 「所有人在那一剎那都嚇傻了。Monica更是那樣的歇斯底里。人們試圖安慰她。她已經幾乎要崩潰了,人們將她攙扶到能讓他坐下或者躺下的地方。因為她似乎已經完全沒有力量了。」

「我在想"Nolan在哪裡? Sydney在哪裡? "我無法想像,我們不得不告訴他們,他們永遠都不能和父親再見面了。」

Monica事實上已經得知了這一切並且跑來看父親最後一眼。人們正準備將Derek放入黑色的塑料袋中。 「我就在那裡看著,」Monica說,「孩子們就在我的旁邊,靠著他們的父親。」

Nolan八歲的臉上顯得很茫然。他們有哭泣或者表現出憤怒。他只是握著父親的手,不停地說,「醒過來,父親,醒過來。」

在通往他們臥室的電梯裡,Nolan仍舊面無表情。 「他就站在那裡,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Sidney說,那時候,她10歲。 「他不知道媽媽為什麼哭。他想要知道接下來會怎樣。他想要知道為什麼整條船的人們都在哭泣。他不明白,他最好的朋友已經走了。」

第二天早上,Legler正在吃麵包,這時NolanSydney走了進來。前一天,兩個孩子還和DerekLegler兩人坐在一起,但是今天只剩下Legler一人了。 「那是我生命中最為困難是時刻,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說,」Legler說。 Sydney表情很嚴肅,她的臉有些浮腫。你無法安慰她,她已經哭了起來。但是Nolan仍然沒什麼表現。拿著一個飛機模型,他坐在了Legler旁邊。他開始玩起了飛機,在早餐桌上滑翔。

Legler摟住了他,和他一起玩起了飛機......



道別......

Derek是如此的受人歡迎,以至於人們為他舉辦了兩次葬禮,一次在Hog​​ansville,另一次在Louisville。後者,就是在他人生開始的地方,超過三千人來參加他的葬禮,很多人都是從教堂趕來的。

那是在八月,NBA休賽期的中間,職業球員們一批批地趕來。 Charles BarkleyTyrone HillJohn StarksAllan HoustonScottie Brooks,名單越來越長。想像Derek在船上對Nolan說的話吧:「如果你沒有一個良好的態度,那麼就不會有人願意和你一起打球。」顯然,他們都喜歡和Derek一起打球,在場的他的前隊友們,無論是快艇,國王,76人還是塞爾蒂克隊的,都對這一點深信不疑。
 


子彈隊的老闆Abe Pollin非常喜歡Derek,暫停了自己的一切工作。 KJ告訴Howard他不想看到Derek在棺材裡的樣子,因為他可能不敢看。 Juwan對他說,「你不認為Derek很想見你麼?」

MonicaSydneyNolan坐在一輛大巴士抵達了,他們能看到Louisville的街道從眼前劃過,以及,站在街道兩旁的人們。 「那場景就好像有總統經過」,Sydney說。頌詞顯得比較輕鬆,像Lynam這樣的朋友們都在站著朗讀。 Sydney也開始讀,她說,「爸爸,你教會了我們很多...我們會好好的生活下去。」將近3000人都哭了...但是Nolan仍舊沒有哭。

KJ,這個Derek在整個教練組中最好的朋友,還記得和Nolan一起共進午餐的場景,還記得他顯得多麼孤獨。然後,Nolan仰天長嘯,「我爸爸再也不會在我身邊了!

Monica感覺到了她肩上的擔子。她需要照顧兩個父親和兩個母親,這對他產生了很大壓力。 「我有時候,"上帝啊,我將獨立撫養這個兒子。很快,他就會迎來人生最為關鍵的青年時代了。我應該怎樣做呢? "

但是,有很多人願意幫他分擔這一切:子彈隊的隊員們。 Legler和隊員們召開了一次會議,並且確定了「現在,這是我們的工作了。」這個計劃的負責人是KJ,他住的離Nolan一家最近,他將盡可能的給Nolan訓練和比賽的機會。 「我們給他制定了最低的目標標準,」Legler說,「確保他能夠沿著Derek的腳步走下去。」

1996-1997賽季似乎沒什麼特別之處:NolanJuwan一起去吃冰淇淋...NolanKJ一起訓練...Nolan在訓練中聯繫上籃...Nolan悄悄溜進Lynam的辦公室...Nolan在比賽獲勝之後跳進身高231厘米的Muresan的懷抱中...Nolan在底線跳著Cabbage Patch dance

「他們都在像我父親那樣子,」Nolan說。 「他們整個賽季都為了紀念我爸爸而在球以上繡上黑絲。如果沒有Lynam這些教練們,Juwan這些隊員們,我可能已經放棄籃球了。但是在他們身邊,他們幫助我度過了那段困難的時光。」

但是故事並不完美。 Lynam在這個賽季打到46場時,被解雇了;Howard也因為他的表現遠遠不值那上億美元的合約,在Derek的幫助下拿到的,而遭到嫌棄。 KJMonica每場比賽都會帶著Nolan看比賽,而KJ卻總是感覺到一陣空虛,來自於孩子生命中的缺失。 「我覺得在比賽中看到Nolan能夠幫助我們看到Derek,」KJ說:「但是我的確感覺很不好,因為每天晚上他都在沒有父親陪伴的情況下回家。那本應該是父子談心的時候。沒有人能夠取代Derek。我們的懷抱顯然和他父親的不一樣。」

Nolan正在慢慢了解,或早或晚,他將再度陷入孤獨,在之後的幾年裡,C-WebbLegler,和Juwan都被交易了。唯一一個留守的就是Nolan。球隊老闆Polin在法律部門給Monica找了份工作,所以這孩子仍舊出現在每場比賽現場,仍然在場上奔跑著。但是當KJ2000-2001賽季里呆球隊之後,又給Nolan帶來了新的缺憾。

但是Nolan的父親就像個魔術師,Derek的朋友們不斷地用一切可能的機會來幫助Nolan。他們想要將Nolan培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就好像這是他們最後的工作一樣。 BrooksDerek在費城的隊友,始終堅持和Nolan通電話,常常邀請Nolan來看他,StarksHoustonHill,以及另一位前費城隊友Dawkins也一直如此。

Johnny叔叔現在是Duke大學的助理教練,他請求Monica允許Nolan參加Duke的夏季籃球訓練營。 K教練在訓練營中第一次看到了這個孩子,他注意到了Nolan的大腳。這孩子還很矮小,但是他們都覺得他還能長高,也許,會像Derek那麼高。



當這些人只是在遠方打來電話的時候,已經是Nolan上場戰鬥的時候了。他17歲,被稱為是全國最好的高中球員之一,作為一個柔韌性很好的得分後衛,他能夠得分,扣籃和防守。只看連的話,他就是Derek的翻版,但是,他似乎比他的父親贏得了更多的喝彩,這些喝彩,Derek無論是在Hogansville還是Louisville都很少得到。 Rick PitinoLouisville Sydney已經在那裡上學了,Nolan也有意和她一起。無論這孩子決定去哪,首先,他想先紋個紋身。

「媽媽,我想為父親做點什麼。」一天,他對Monica說。

「你現在有什麼主意麼?」

「我想在胳膊上紋個紋身。」

「你知道我不喜歡紋身的。但是我我我覺得還好吧。」

「那看上去會很像你丈夫的。」

「希望如此。」

「因此,在他高中的最後一年,Nolan讓他的父親在右臂上和自己並肩戰鬥。在一些烏雲上畫上了父親的臉。」

上面寫著:「永遠注視著。」



永遠的,痛苦的回憶。

一天晚上,Sidney哭著從學校打電話回來。她在Louisville大學的校園裡散步時,偶然遇到了一位老師,這位老師對她說自己曾經教過Sidney的父親。而且時有其他的老師也這樣說,這似乎要將她搞垮了。

她大一那年,學校在一場比賽中對1980年的冠軍隊伍授予榮譽,她不得不在中場休息時代表她父親上場領獎。每一次她走進Freedom Hall,她都能看見父親退役的球衣號碼,43號。對她來講,這太沉重了。於是,她告訴Nolan應該對拒絕Pitino的召喚。

「直到我上大學之前,我都沒想到我會坐在那裡,面對著父親的死,」Sidney說。 「然後我才會成為我自己。我不希望Nolan也經歷這一切。每一天,都有對父親持續不斷的懷念。」

「所以Nolan轉投了Duke大學。Sidney獨自在Louiville生活,但是在DukeNolan不會感到孤獨:那裡有Johnny叔叔。」

不管怎樣,他的菜鳥賽季,就是2007-2008賽季,是充滿著複雜的情感而且困難的。他還記得在他第一次踏入Cameron Indoor Stadium的時候,Nolan感覺他要和Derek分享這一切,他注視著天花板,以期能找到父親的影子。這機會成為他固定的開場儀式。在ACC的每座球館,每一次他踏上球場的時候,他都會注視著屋頂。

Monica,已經改嫁給了華盛頓特區的Curtis Malone,幾乎每場比賽她都會坐在替補席後面,希望能夠幫助他平靜下來。 Nolan每次奏國歌的時候都會在觀眾席上尋找她,每次跳球之前,她都會喊,「Go...To...Work!!!」這恰恰也是Derek的至理名言。

他開始感覺舒服些了,儘管他每場比賽只能出場15分鐘左右,主場的​​球迷們都很喜歡她。其他的球迷問Monica對她兒子來講最有意義的教誨是什麼,她只是淡淡地告訴他們,就是她一貫說的那句話(Go to work.)。

那就是Nolan在他菜鳥賽季初期,球迷給他的問候語,在主場的一群學生會一起衝著他喊,「Go to work...Go to work.

眼淚終究還是來了。

在父親去世的那天,Nolan沒有哭。在父親葬禮的時候,他也沒有哭。但是現在,作為一個19歲的孩子,他在自己的宿舍裡,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哭了起來。

「很多人認為我是世界上最樂觀的孩子,恩,是的,我是,」她說。 「但是有些時候我做不到。人們根本無法理解,我在一場艱苦的比賽之後離開球場,回到宿舍,看到爸爸並不在那裡的時候,我是如何失聲痛哭。」

謝天謝地,他還有Johnny叔叔。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有他,Nolan會以誰為榜樣。 DawkinsDerek一樣陪著他投籃。當Nolan懶惰的時候,他像Derek一樣訓斥他。 「我給他講過他​​爸爸的故事,」Dawkins說。 「比如,"Nolan,他就是把你帶來這個世界的人,賜予你行動的力量,也是你超越的目標。 "

但是Nolan又將要獨自生活了,因為Dawkins接受了Stanford大學主教練的帥位,即將離開Duke Nolan感到困惑而痛苦。 Nolan考慮過要隨他一起去西海岸,或者只是簡單的離開Duke,但是Dawkins和他促膝長談,就像Derek活著的時候做過的一樣。 Dawkins告訴Nolan他不會徹底離開,他會仍舊肩負著對Nolan的責任。他還說將每天給Nolan發電子郵件,仍舊會留在Nolan的生命中。然後,最關鍵的,他告訴Nolan,已經到了成為一個獨立的男人的時候了。

「我離開了,我想這迫使他去考慮,"以後誰來幫助我呢? "Dawkins說。"誰來幫助你,Nolan?最能幫助你的人就是你自己。而且你也將永遠能給自己最大的幫助。 "

Nolan一邊說謝謝,一邊將他摟入懷中。整個夏天,他都將自己全身心地放在了籃球上,和他的高中隊友,現在邁阿密熱隊效力的MIcheal Beasley一起訓練​​。當剛剛過去的這個秋天,他回到校園,就打爆了Greg P​​aulus的時候,K教練是顯得如此的驚訝。

孩子長大了。

Nolan擁抱了Derek,這個大二的球員奪走了大四生Paulus的先發控球後衛的位置。

「你知道,我不得不去奮鬥,」Nolan說。 「就像我父親曾經做過的一樣。他不得不為殺入NBA而奮鬥,不得不為上大學而奮鬥......在我心裡,我想要努力奮鬥,因為那就是我爸爸曾經做過的。」

Derek當年所有的朋友都被征服了。他們在電視上看到Duke的比賽,因為Duke是那種經常能上電視的球隊,發現場上有一個迷你版的Derek在組織著Duke的進攻。他們都曾經培養過他,現在,他已經長大了。 C-WebbDuke擊敗了Michigan之後給他打來電話,並且在緊接著Michigan擊敗Duke之後又打來電話。 「那裡,就是我們曾經戰鬥過的地方。」Webber說。 Howard當時正在為夏洛特山貓隊征戰客場,也給Nolan打來電話,同樣告訴他自己有多麼為他感到驕傲。 「如果他需要什麼,我不在乎這是否違反NCAA的規定,他就會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Nolan帶領Duke打出192負的戰績,並且排名升到前五的時候,一些人,像Legler,還是會時不時想起199689日發生的事情。 「對我來說,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他能夠在沒有Derek的情況下取得如此成就,」Legler說,現在他已經是ESPN旗下的NBA分析員。 「他做到了,他達到了另一個層次。」



但是,事實是,Nolan的傷痕都在內心深處,而且很嚴重。之前他從來沒有打過組織後衛,而且他仍舊不能確定什麼時候應該投籃,什麼時候應該分球。他總是顯得過於猶豫,不夠果斷。在Dawkins離開之後,他比以前更需要Derek。他會低頭看著胳膊上的紋身尋求慰藉,或者是看著桌子上他收藏的他父親扣籃的海報。


對這個孩子來講,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他來到了籃球生涯的十字路口。 24日和Clemson的比賽之前,Nolan背部痙攣。儘管他接受了治療,並且像他父親一樣努力帶傷作戰。但是,那是一場崩潰般的比賽。 Clemson毫不留情地對他施加壓力,而Nolan則顯得很慌張,一共送出了4次失誤。全場比賽他71中,沒有一次助攻,球隊也以27分之差慘敗。

K教練十分驚訝,眼睛再一次睜得大大的...

 


Derek已經為他準備好的考驗。

"Nolan,我不得不讓你以替補身份出場,我們會讓Greg先發。"

Nolan籃球生涯最關鍵的時刻到來了。 K教練不能確定這個孩子能如何應對;Nolan也不知道他應該如何應對。教練將他降為替補,告訴他對他場上的表現並不滿意。這是個考驗,一個13年前Derek就已經為他準備好的考驗。

Nolan想要將球扔得遠遠的。那情景就像他在8歲的時候被一個14歲的傢伙在球場上欺負一樣。只不過,這次,那個14歲的大孩子換成了62歲的教練,K教練。



Nolan沒有為自己找任何藉口,他並沒有責備自己背部的傷勢。他更沒有威脅教練要去追隨Dawkins。但是他又回憶起了空氣中海洋的味道,爸爸聲音中海洋的味道,以及抓住他手腕的手,和那些警告。

所以,Nolan Smith轉過頭來對K教練說:「教練,我會更加努力的。」


輪迴

也許,奪回先發位置只需要一場偉大的比賽,就像他父親當年對抗Micheal Jordan的時候一樣。

很顯然,Duke的後衛線並不十分穩定。 Paulus的先發位置又被大一新人Elliot Williams取代,有些時候Jon Scheyer也要過來代打控球後衛。 K教練對後衛的輪換十分頻繁,Nolan又感覺到自己有希望再度躋身先發行列。

222日,Duke和威克森林的比賽中,Nolan躍出10英尺遠去救球,就像Derek當年所經常做的一樣。事實上,K教練對此抱以熱烈的掌聲。但是Nolan卻在比賽中陷入犯規的泥淖,並未給球隊做出太多貢獻。

接下來和馬里蘭的比賽,這是場關鍵的客場戰役。 Monica的家離馬里蘭大學只有20分鐘的路程,於是她整個家庭都來到球場觀看Nolan的比賽。比賽還沒開始,Nolan就覺得充滿了動力,覺得這將是他爆發的夜晚,而且,在國歌奏完之後,Monica大喊,「Go To Work!」Nolan在比賽中作為第六人出場,上場之後馬上投入一記三分球。一分鐘之後,他在左側底角得球後突破上籃的手。他在90秒之中得到了5分。也許這就是他的​​「Jordan之夜」。

在這次上籃之後,Nolan開始對馬里蘭的後衛Eric Hayes全場緊逼。他始終橫在Hayes的行進路線上,所以馬里蘭的中鋒,一個267磅的傢伙,David Neal,過來為Hayes做掩護。 Nolan並沒有觀察到他的出現,像一個網球一樣重重地裝載了Neal的胸上。

他倒在地上,注視著屋頂,似乎他父親就在那裡。他看上去已經有些不省人事了。醒過來,Nolan,醒過來!

Nolan躺在地上的時候,Neal投中了一記三分球。 K教練向裁判抱怨Neal的掩護動作過大。 Scheyer很快跑過去檢查Nolan,和他一起的,還有Derek Smith在費城時期的隊友的兒子,Gerald Henderson Jr(在山貓打球的那位Henderson)

儘管Neal的掩護並沒有犯規,Henderson卻殺紅了眼。暫停回來,他在左翼接到球,讓隊友全部拉開,自己持球迅速突破Neal的防守,來了一記滑翔爆扣。他跳著腳:這是為Nolan復仇。那一晚,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Nolan

在生命中的另一時刻,這個孩子完成了輪迴。 199689日,在他因為心臟病突發而去世的那一天,Derek Smith告訴他的兒子:

「如果你態度不夠端正,就沒有人會願意和你一起打球。」

現在,Nolan已經給出了回應。 13年之後,所有人都願意和他一起打球。 13年之後,他可以承受坐板凳,失敗,屈辱。 13年之後,他不會再將籃球扔向大海。 13年之後,他有著大學籃球界裡無可爭議最好的態度。 13年之後,他成為了...Derek

他的父親永遠都在注視著他。但是Nolan永遠都在那艘船上。

(原文網址:http://espn.go.com/espn/eticket/story?page=nolan&fb_source=messag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dy 的頭像
Judy

noting is impossible

J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ntblog

  • 親愛的會員您好,感謝您對痞客邦的支持與用心地經營,
    現在我們有一項活動希望能夠邀請您一起響應,這是一個有關Air Jordan系列的活動:

    即日起,將Facebook封面照片換上看光光親手繪製的歷年鞋款圖,就有機會獲得Biothem 碧兒泉男性沐浴保濕旅行組!
    活動詳情請至:
    http://eventblog.pixnet.net/blog/post/58538908